【公务员考试】(申论) 2018年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:「葛宇路」现象警示城市精细化管理

2018-02-12 20:32:56版本:1/1

背景链接

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葛宇路用自己的名字制作路牌,挂在了北京双井苹果社区附近的一条无名路上,成为轰动一时的公共事件。2017年8月7日,在山东济南西客站片区横支9号路和横支10号路上,突然发现了「大金南路」和「大金北路」的新路牌。据悉,这两个「新路名」并非这两条路的正式命名,很快将被民政部门撤销,正式路名目前正在审核论证中。(8月8日《济南时报》)

随着城镇化的加速,城市发展越来越快,城市外延不断拓展。然而,城市管理却没有跟上:有的市政道路修好后,长期没有命名,没有路灯,没有交通指示标志;有的井盖丢失、路面塌陷,下雨天走过深一脚浅一脚;有的大型社区周边停车位严重不足,车辆只能随意停放在道路两侧,双向四车道变成两车道,消防通道也完全被堵死……这些问题,不仅在一些大城市的核心区不难见到,甚至在新建城区也常常出现。

综合分析

葛宇路开了自行命名无名路的先河,「大金南路」和「大金北路」两个非典型路名的出现,说明「葛宇路」的示范效应开始显现。济南市的这两个「自命路名」显然不会是最后一次,预计今后在各地还会出现第三条、第四条乃至更多的「葛宇路」。如果说第一条「葛宇路」有些行为艺术的色彩,那么,当各地各种版本的「葛宇路」逐渐涌现时,「葛宇路」的作风促进作用不可小视。

「葛宇路」是一种批评、督促和提醒。葛宇路命名的那条路多年处于无名状态,而济南市被民众自行命名的那两条路以及另外的九条路也是自2015年建成以来就没正式的路名,只是临时起了「横支8号路、7号路、6号路、纵支1号路、2号路」等「横七竖八」的「小名」,这些「小名」相似度高,不具有较显著的区别性特征,容易混淆。实际上,给路命名也是一种市政服务,拖延命名,让路在几年内处于无名状态,是服务的不到位,是履职的瑕疵。各地有关部门都该以此为鉴,全面摸排本地的无名路,给道路命名列出时间表,限期完成道路命名。

「葛宇路」还是一种合理化建议。给道路命名要符合命名的规划和规律,兼顾历史、文化和民众的习惯,而民众最了解自己的生活习惯和需求,也不缺乏对本地的历史、文化以及与道路有关的信息的了解,所起的路名更切实际,更接地气。比如,济南市民所命名的「大金南路」「大金北路」的附近就有大金庄,两个路名紧扣地理标志,区域色彩浓厚,传承了历史,照顾了人文,还能起到路标的作用,对此,有关部门不应一看到民众的「自命路名」就忙着否定撤销,而是应该对民众起的路名进行评估,如路名可用,不妨将错就错,将其定为正式路名,如路名不合适,也应从中发掘有价值的信息。如此,政府的表现更加开明,也更能体现对民意的尊重。

参考对策

总结:

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。事实上,近年来,我国城市精细化管理有许多创新探索。比如网格化管理,把城市按面积大小或人口多少划分为若干网格,每个网格内有专门的网格员,负责网格内的大小事务。然而,制度和机制建立了,落实的情况如何,各个地方参差不齐。如果相关管理部门能守土尽责,对城市管理下一番「绣花」功夫,「葛宇路」就很难找到存在的土壤。

城市管理像绣花一样精细,离不开信息化的支撑。城市越来越大,街道越来越密,人口越来越多,单纯依靠过去传统的管理模式、管理手段,显然不能满足需求。有的地方利用物联网技术,给每一个井盖、每一盏路灯、每一个垃圾桶一个「身份证号」,与监控中心的电脑相连,哪里出了问题,可以及时报警、及时处理、及时维修。但不是每一个城市都能做到这一点,这和政府财力有关,和观念认识也有关。管好一个路牌,修好一盏路灯,更换一个井盖,考验着一个城市的管理水平,影响的是群众生活的幸福感和满意度,展示的是一个城市的品位与格调。这种既有「面子」又有「里子」的工程,应该多做。

城市管理是政府的职责,但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手段,充分发挥企业、公众等社会力量的作用。比如,政府做好了停车场的规划和土地供给后,可以交由企业建设、运营、管理;在养老、助残、环保等诸多领域,政府也可以通过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,交给社会组织来办理。从单向管理到多元参与,城市社会治理能力的提升可以大大增强社会发展的活力。

收藏修改

文章状态

收藏:0
浏览: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