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

《匆匆那年》的最后结局是什么?有台词吗?

2019-03-07 08:35:04版本:1/1

《匆匆那年》是由姚婷婷执导,杨玏 、何泓姗 、白敬亭 、杜维瀚、蔡文静等主演的青春校园纯爱剧,改编自九夜茴的同名畅销小说,以方茴和陈寻的早恋故事为主线,讲述交织着五人青春时期纯真懵懂的感情和友谊,该剧还原了80后一代人的真实情感和所有人对青春最美好纯真的回忆,于2014年7月30日起分别在北京、广州、沈阳、成都和郑州的各大4K影院首映,首映口碑「零差评」,并于8月4日起在搜狐视频独家播出。本人没看到大结局,请问《匆匆那年》的最后结局是什么?有台词吗?

投票0好问题烂问题同问修改

问题状态

正解:0
解答:1
同问:0
浏览:6
1个解答
0
2019-03-07 09:17:06版本:1/1

解答

《匆匆那年》的最后结局及台词:

再见陈寻的时候已经是2007年秋天了,此时我们都在创业的艰苦过程中,互相约了好几次,才订好时间一起聚了聚。

我们找了一间不大的馆子,要了点小菜和啤酒,一边吃一边聊,陈寻刚从新疆出差回来,又黑又瘦的,他扔给我了一条雪莲说:「不知道给张总带点什么,尝尝新疆烟吧。」

「滚你妈的!」我笑着拍他说,「少来啊!总个屁!你见过手下一个人都没有的总么?」

「那你名片印那么唬人干吗?」

「现在不都这样么,不是经理就是助理,反正没有平民百姓的名头!你怎么样啊?注会过几门了?」

「四门,今年考税法,去年我就考了,就差一点,靠!你呢?」陈寻给我倒上酒说。

「还行,就那样呗。」我跟他碰了一杯说。

「听说前一阵涨钱了,股票也做得很牛,‘530’前就跑了,一点没套住,还在报纸杂志上发发文章,够小资的啊!是不是都够个税申报了?你家小付早就跟我吹上了,我还想托你买点基金什么的呢。」陈寻狡黠地看着我说。

「靠!这娘们儿……」我皱着眉说,「甭听她胡说,我就是送了她一张信用卡副卡。你要有钱不怕我祸害就随时给我打电话,我帮你理财。哎,别说我,你怎么样啊?还没哪朵花落你贼眼呢?」

「没!我估计还得过几年光棍节!」陈寻淡淡笑了笑说。

「说真的,要是方茴回来,你觉得你们俩还能好么?」我试探着问,前几天在MSN上遇见了AIBA,她告诉我方茴已经回国了,我马上想起了陈寻,这才把他约出来。

「这话怎么说呢。」陈寻喝了口啤酒说,「在我这辈子最好的日子里,她一直陪着我。稍稍低下头就能看见她的发旋儿,轻轻一抬手就能够着她的衣裳角,我现在还记得她用飘柔的洗发水,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。我大半的记忆里都有她,那时候我们天天坐同一间教室,看同一本书,做同一道题,走同一条路,一直一直在一起,现在想起来都会感叹,有那个女孩在身边,真是太好了……可是现在我们的好日子过完了,她也离开我去了那么远的地方。我觉得已经不是能不能再好的事了,而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。」

「那还想她么?」

「不怎么想,但是永远搁心里了。」陈寻喝干了杯子里的酒。

我们都沉默了一会儿,其实问他的时候我自己也在想这个问题,我还想方茴么?还会和她好么?我的答案几乎和陈寻一样,我们谁也不能再回到从前,离开彼此之后我们都会继续各自的人生,而在其中可能谁也不会再出现。但是这并不代表遗忘,我想我们都会把对方好好地搁在心里,因为那是我们的青春印记,是一辈子里最美好的东西。

我幽幽地看着窗外,夜色下的那个烤白薯摊吸引了我,在它旁边停了一辆不很搭配的帕萨特,一个穿着整洁的男子走了出来,在那里买了两块烤白薯。可能是没有零钱,副驾驶那边的窗户落了下来,伸手递出一些纸币。当时看见那张脸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,仍旧那么白那么瘦,仍旧是我记忆中的方茴,她一点都没有变。

男人买了烤白薯,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外皮给她送了过去,方茴冲他笑了笑,说了点什么。

陈寻发现了我奇怪的眼神,他回过头看说:「看什么呢?眼都直了?」

这时方茴已经摇上了车窗,陈寻没能看见她,他扭过脸笑着跟我说:「开帕萨特买烤白薯,够牛的,停街边也不怕警察罚款。」

「啊……」我恍惚地说。

「以前我和方茴在一起的时候,放学总爱买烤白薯吃,就买一个,一人一半。那会就觉得没有比凑在一起吃烤白薯更好的事了,哈,真是小啊!」陈寻摇着头笑了笑说。

我看了看他没有说话,我想方茴现在大概已经过上了她本应该过的幸福生活,而陈寻也已经淡然珍藏了那段感情,也许我所知道的那些事,说不说出来都无所谓了。

与陈寻见面的一个月后我又见着了方茴,这次是她主动约我的,大概AIBA也把在MSN上遇见我的事告诉她了。

我带她去了一个挺安静的茶座,她看着我笑盈盈地说:「张楠,你怎么好像胖了啊?」

「想你想得呗!你没看《瘦身男女》?离开你之后我就是刘德华那角色!」我给她倒了一杯茶说。

「爱胡说八道这一点倒是一点儿都没变!」方茴瞪了我一眼说。

「我看你倒是变了点啊,比以前开朗了,爱笑了。」

「也许吧,说起来,还多亏了你呢。」方茴低下头,微笑着说。

「我?受宠若惊啊!你快说说,我都干什么好事了?我得赶紧记下来,以后也算我个人档案上浓重的一笔啊!」

「和你在一起让我对以前释然了。你走之后,我敢自己一个人再去想那些事那些人了,本来我以为我会难过一辈子的,但后来和你说过曾经的事,我觉得好多了。虽然现在想起来,还是会有点惆怅,但是不是以前的那种感觉了。时间还真是最好的药,不够年头显不出疗效。98、99……07,我认识他们得有小十年了吧?真快啊……我和陈寻好了三年,彼此折磨了两年,了无音讯了五年,算一算原来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和不在一起的时间一边长了。他也慢慢从我生命中的全部变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。从前我总想陈寻的车大梁要是高一点就好啦,回家的路要是再长一点就好啦,后来我总想他要是再多爱我一些就好啦,能够看见他的身影就好啦。真的很爱过,也真的很恨过,可是那些爱啊恨啊就那么匆匆过去了……但是我并不后悔,如果再让我选择,我还会这么来一遍……所以,张楠,谢谢你!」方茴抬起头说,她的眼睛里有我没有见过的光亮,清澈得像一潭幽深的湖水,我想从前的陈寻大概就是在这里迷失的吧!

「你能过得好就行,你知道,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幸福。」我凝视着她说。

「我明白,谢谢。」方茴眨着眼睛说,「听说你是很幸福啊,那女孩子叫什么?怎么就降服了你了?」

「又是AIBA说的吧?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!她叫付雨英,是我刚回来待的那个事务所的同事,她真是降服了我,我就没见过她那么缺心眼儿的,没办法我这人就是太善良,心想她这样哪儿有人要啊!干脆我接受了吧,就这么回事。」

「得了吧!指不定怎么追人家呢!」

「真没有!绝不骗你!不过我听说你也不错啊,也幸福着呢吧?」我饶有兴趣地说,那天看上去家底深厚的护花使者让我很感兴趣。

「啊?」方茴疑惑地看着我。

「少装!快老实交代,你和你那位到底怎么回事啊?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」我假装严肃地瞪着她说。

「什么啊,我真不知道你说什么呢!」方茴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。

「啧!我都看见了,你还不承认!就上个月,你们是不是在东直门那边买烤白薯来着?还把车停马路边上,也不怕警察罚!够痴情的啊!」我肯定地说。

方茴突然笑了起来,她瞥了我一眼说:「你就不往正经地儿想!那是我爸!」

我一下子愣住了,闹了个大红脸,尴尬地笑了笑说:「哎哟,叔叔长得真够年轻的,身材也保持得不错,看着像30多岁的人,一点不像奔50的……」

「去!别贫了!」方茴给我倒了一杯茶说。

「不过说真的,你也该找一个了,谁让你当初遇见我不珍惜,往后只能降低点标准了!」

「看看吧,这事也是缘分,没准儿哪天就有一个人出现了,然后两个人就过一辈子了。」方茴看着窗外说,「银杏又黄了,明年就08年了啊。」

我看着她又犹豫起来,我不知道该不该跟她说陈寻的事,他们都已经原谅了曾经的匆匆那年,而之后还有很多个匆匆那年。我不能替他们决定什么,儿他们会作出什么决定也是我无法知道的。我正踌躇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当我看到来电显示出陈寻的名字时,我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。

从始至终,他们的匆匆那年应该只属于他们自己。

我把手机递给方茴说:「嘿,帮我接个电话。」

方茴疑惑地接过了我的手机,她低下头,一下子愣住了。

匆匆而逝的时光在那一刻仿佛静止,我看着她,慢慢露出了微笑

收藏感谢修改

我的解答